相关新闻

其他新闻

张采芹 四川美术协会创立者

2014年7月5日第11版

分享到:

  张采芹故居

  地址 成都市宽巷子西段

  特色 川西特色老院落

  时间 1934-1944年在此居住

  张采芹

  (1901年-1984年)

  名学荣,生于江津。现代教育活动家、著名国画家。曾先后担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美协四川分会会员,四川省文史研究馆研究员等职。先后在四川各大院校从事美术教学50余年,抗日战争时期,创办“四川美术协会”,任常务理事兼管总务,接纳了大批内迁画家。新中国成立后,他将自己珍藏的陈老莲、齐白石、徐悲鸿、张大千、黄君璧等艺术大师的大量作品移交国家。1954年,文化部曾购其“墨竹”赴日本展览。1979年,华国锋出访英国,曾携其“墨竹图”赠予英国女王,至今仍藏于英国皇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也收藏有其作品。1984年病逝于成都。

  在游人如织的宽巷子西段,有一处名为“思贤庐”的老院落。较于周围修复装饰一新,用作商业用途的院落,它显得朴素,甚至有些破旧。安静的院子,唯有门前卖叶子烟的小摊,不时引来人停留、喧闹……这里便是我国著名的现代教育活动家、国画家张采芹的故居。张采芹与张大千、张善孖共誉为“蜀中三张”。抗日战争时期,天府之国成为“后方避难所”,张采芹创办“四川美术协会”,接纳了包括张大千、徐悲鸿、齐白石、谢无量、傅抱石等大批内迁画家,促进了四川美术的空前繁荣。新中国成立后,他将珍藏的232件珍贵金石名画全部捐赠给国家,“一幅画十石米”、“倾囊塑成春熙中山像”等美谈至今流传。

  参与创办“四川美术协会”

  1922年,21岁的张采芹考取了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师从刘海粟、王震、江小鹣等大师。1925年,他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回到四川。在成都,张采芹致力于培养艺术人才。他筹资创办了南虹艺术专科学校,还先后应聘担任了四川美专、四川艺专、成都高师、四川大学、四川师大、成都女师、南虹艺专、树德中学等10多所高、中等院校的美术教授。在50余年的教育生涯中,张采芹为四川和我国培养了大批艺术人才,桃李满天下。

  “思贤庐”是张采芹在1934-1944年居住生活的地方。1941年初,为了宣传抗战救国,当时供职于银行的张采芹,与一群年轻人自筹钱银,在祠堂街成立了“四川美术协会”,他个人担任常务理事和“总务”。如今,在人民公园的“艺苑亭”还留有“四川美术协会”旧址的石碑,石碑背面刻的正是徐悲鸿为张采芹所作画像。当年,一次能展出几百幅画的四川美术协会的展览厅就建在那里。这个展览厅有一两百平方米,在当时祠堂街的成都少城公园旁边,建成后一年内举办大型书画展35次,文艺座谈会、演讲会、音乐会、研究会多达10余次。

  美协成立后,张采芹为来川的很多书画家奔波操劳,成都曾热热闹闹举办了许多画展。其中不少个人画展更是引起轰动,如画家张大千、徐悲鸿、吴作人、傅抱石、潘天寿、黄君璧、赵少昂、关山月、马万里、廖冰如、吴一峰、岑学恭等,都先后在这里一显身手办过画展。其中,张大千一人就在成都举行了6次大规模展览。众多珍贵作品的出现,给蓉城的大街小巷注入一股清新之气,吸引着全国越来越多书画界人士慕名前来。

  与张大千结下翰墨兄弟情

  张采芹擅长画竹,有“张竹子”的美称,“老师在花鸟墨竹均有建树,他与张大千一样,都在中国传统水墨与西画融会贯通上,做了很多探索。”张采芹的弟子张礼先说。其实早在上世纪20年代,张采芹就已同张善孖、张大千,结下了深厚的友谊。1944年春,张大千在成都举行规模浩大的“张大千临抚敦煌壁画展览”,张采芹也为之付出了大量心血。张大千深为感激:“这次我的临抚敦煌壁画展览得以在成都顺利进行和最终取得圆满成功,皆是多亏了采芹道兄!”

  张采芹与张大千合作的《雪鸦图》正是他们画友情谊的展现。1944年春,住在成都骆公祠的张大千,收到朋友从青城山送来的一只罕见的雪鸦,张大千非常珍爱,就叫上张采芹一同来分享。于是,张采芹邀上好友林君墨、杨孝慈一同前去观赏,四人一边品茶一边观鸟。席间,张采芹见桌上有一方宣纸,便找来笔墨对影写生。待他画完,张大千连声称赞,还说,“你怎么不用大一点的纸呢?”随即,张大千提笔在雪鸦下面画了一枝吐露新芽的枝干供其栖息,并作题记、各自盖章。

  张礼先回忆,1982年底的一天,她和往常一样去内姜街看望张采芹,离老师家很远就看到家门半开着,门外站着几个人。进门后,师母悄悄告诉她,“张大千的女儿送来一幅张大千的画,门外的都是记者,想采访……”原来,就在这年4月,张大千与张采芹女儿张心庆通电话后获知张采芹依然健在,而且就住在成都,非常激动,很快就画了一幅《垂死海棠图》托女儿辗转赠送给张采芹。晚饭后,待记者散去,张采芹才打开画细细品味,其中的诗和跋都真切表达了张大千对家乡和旧友的刻骨思念。张采芹情绪平复后说,“我似乎又回到当年和大千等老朋友一起漫游全川的时候,感慨良多啊。这么多年了,大千远在海峡彼岸,仍同从前一样,热情豪爽,重乡情,重友情,重人情,重情义。大千长我两岁,他称我为道兄,是对我客气,也是尊重我。几十年过去了,大家都老了,老了……”

  十石米换回徐悲鸿一幅失画

  兵荒马乱年代,相当一部分才华横溢的画家落魄来川后,不要说举办画展,就连吃饭都困难。张采芹作为当时四川美协的负责人,表现出惊人的豪爽热情,大尽地主之谊。如1942年2月,著名雕塑家刘开渠来蓉后,在春熙路等地创作《孙中山铜像》《抗日无名英雄》等雕塑,因通货膨胀,其作品完成到一半就不得不停下。刘开渠整天为经费疲于奔命,他典当了手头所有值钱的东西,还面临破产的危险。张采芹十分着急,一次次拿出自己的钱帮助刘开渠。60多年来,刘开渠这两尊雕塑已成为蓉城厚重历史文化的标志性塑像。

  张采芹三儿子张思霖告诉记者,虽然他在宽巷子的故居生活时间很短,但后来也曾从大人们口中听到不少父亲与艺术大家的交往故事。那时,徐悲鸿来川举办画展,张家鼎力相助,一天下来竟发现展出作品少了一幅。作为画展负责人,父亲张采芹非常着急,一家人四处寻找,并散话出去:“恳请归还,许酬重金。”没想到次日真有人送来一张纸条,写道:“昨日牵去徐悲鸿的马一匹,请拿五石米来换。”张采芹决定只身前去交易,没想到对方将酬金提高到十石米。“那时父亲的工资也不过八斗米,这十石米简直掏空了家中的米槽。”最终张采芹将画完璧归赵。

  徐悲鸿因此事对张采芹心怀感激。有一次,适逢中秋,徐悲鸿向张采芹谈到自己和张大千应蜀中名流余中英之邀,各为其绘文、武钟馗数张。高兴之余,徐悲鸿提议为张采芹画一幅全身素描像。素描完成后,谢无量、黄稚荃、刘豫波各题诗一首,陈配德还作长诗一首记其事。

  成都晚报记者 滕杨 摄影 王浩儒

  

  • 张采芹 四川美术协会创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