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新闻

其他新闻

罗家坝遗址发现5300年-4500年前新石器时期遗迹
5000年前先民靠渔猎采集为生

2017年12月7日第01版

分享到:

  昨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通报,在国内最重要的巴文化遗址罗家坝遗址第四次考古发掘中,发现了新石器时期遗迹,填补了川东北地区距今5300年-4500年之间中国新石器时代版图的空白,对四川史前史研究,对巴、蜀文化进一步比较研究,提供了新的极为重要的资料。

  罗家坝遗址

  填补5000年前空白

  宣汉罗家坝遗址位于达州市宣汉县普光镇罗家坝,渠江支流后河岸边。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等机构于1999年、2003年、2007年先后3次对其进行了考古发掘,累计发掘面积1000平方米。发掘表明,罗家坝遗址不仅是我国目前所知面积最大、保存最好、文化内涵最丰富的巴文化遗址之一,同时还是一处十分重要的新石器时代遗址。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于2015年12月至2016年6月对罗家坝遗址进行了第四次考古发掘,发掘面积300平方米。发掘表明,遗址的文化层堆积厚度为1.5米-3米,涵盖新石器、商周、汉代3个时期,共清理不同时期墓葬、灰坑、沟渠等各类遗迹近百处,出土陶器、石器、铜器、铁器等各类小件近千件。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介绍,罗家坝遗址与广元、巴中等地新石器遗址群一起,正在逐步构建川东北地区嘉陵江流域新石器时代中晚期考古学文化序列。与该地其他新石器时代遗址相比,此次发掘的罗家坝遗址新石器时代遗存,无疑是出土遗物最为丰富、器物演变序列最为清晰的遗存,为认识该地区新石器晚期考古学文化提供了十分重要的新资料,对构建长江上游地区新石器时代晚期考古学文化格局、探讨长江上游地区文明化进程与演进模式具有重要的意义。

  兽骨、炭粒、陶器 解读他们怎么生活

  罗家坝遗址考古工作队领队陈卫东表示,此次在探寻东周巴文化墓葬边缘时,意外发现了新石器时期遗存。

  此次发现的罗家坝新石器时期遗迹,主要包括灰坑和水沟。灰坑多为圆形、椭圆形、不规则形,保存状况较差,填土中包含陶片、石块、兽骨、炭粒、烧土颗粒等。

  新石器时期遗物主要有陶器、石器。陶器以夹砂陶为主,泥质陶较少。纹饰中以素面、绳纹为主,另有附加堆纹、弦纹、戳印纹等。可辨器型有花边口卷沿鼓腹罐、花边口折沿深腹腹罐、卷沿折腹盆、敛口钵、高领壶等,多为平底器。这些陶器与仰韶文化有一定的联系。

  此次发现的新石器时代石器中,磨制石器少,打制石器多。磨制石器有石斧、石镞、磨石、石砧等,其中饼状磨石数量最多;打制石器多为燧石细石器,以细石叶数量最多,另外有石核、石片、砾石、砍砸器、小石器等。

  陈卫东告诉成都晚报记者,为了对当时当地的劳动和生活有进一步了解,考古人员在后河流域采集到制作打制石器的原料燧石,并用鹿角作为工具,成功打制出同样的“新石器”。在罗家坝遗址方圆20公里内,分布着这种燧石。此外,考古人员还寻遍后河流域,找到了烧制该遗址陶器泥土原料,近期将进行陶器烧制实验,以判断该遗址先民的生活工具是否为就地取材制作。

  稻、粟、黍、丰富的鱼类 揭秘他们吃什么

  据陈卫东介绍,根据碳十四测年数据,罗家坝新石器时代遗存年代在距今5300年-4500年之间,比成都平原的宝墩文化略早。

  浮选结果表明,罗家坝遗址的农业作物有稻、粟、黍等,但总量很少。石器分析表明,渔猎采集经济在罗家坝遗址的生业模式中占据了重要地位。据考古发掘人员介绍,即使在现在,后河中野生鱼类也非常丰富。

  扑朔迷离的是,在距今4500年到东周时期,这些人的踪迹忽然消失了。陈卫东表示,环境土样信息分析表明,罗家坝遗址新石器时代晚期中晚段,气候转暖、阔叶树增多,以针阔混交林为主,林下蕨类植物茂盛,气候暖湿。而在距今4000年前后,曾出现气候干冷事件,也许对当地的人类活动产生了影响。

  此次发掘的新石器时期堆积较为深厚,局部厚度达3米,堆积层次较多,遗迹较为丰富,出土器类较多,器型演化规律清晰。罗家坝遗址是嘉陵江流域目前发现的堆积最厚、延续时间最长的新石器时代遗址。成都晚报记者 汪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