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新闻

其他新闻

唐诗里的成都生活

2018年10月11日第08版

分享到:

  之 杜甫成都生活史

  悦 竹 著

  连载68

  这年冬,杜甫在蜀州与裴迪相聚。第二年早春,裴迪因为一次东亭送客,寄一首题为《登蜀州东亭送客逢早梅》的诗给杜甫,表示了对杜甫的怀念,杜甫深受感动,便写了一首《和裴迪蜀州东亭逢早梅相忆见寄》作答:

  东阁官梅动诗兴,还如何逊在扬州。

  此时对雪遥相忆,送客逢春可自由。

  幸不折来伤岁暮,若为看去乱乡愁。

  江边一树垂垂发,朝夕催人自白头。

  东阁,又称“东亭,具体位置在蜀州署内左后侧,系州官居住应酬宴客之所,因与官署相联,所以东阁红梅又被称为东阁官梅。东亭是二人吟诗唱和之处。当时正值大唐帝国万方多难之时,裴杜二人从中原来到蜀中万里作客,相忆之情,弥足珍贵。此诗为世推重,至明时文学家王世贞推其为“古今咏梅第一”。因杜甫此诗,东阁红梅名闻天下,故成蜀州胜景。后阁毁梅枯,踪迹全无。近年,崇州市兴建唐人街,在蜀州牌楼傍再建东阁,且阁前有湖,湖畔有梅,现已成一景。

  裴迪在蜀州待得时间应该不长,他随王缙一道入蜀,也应王缙而去蜀。760年末,高适由彭州刺史调任蜀州刺史,王缙入朝,裴迪也在此后不久就离开了。

  是因为高适延续了杜甫与崇州的情谊,杜甫专程到蜀州拜访高适。761年秋,这次旧地重游,杜甫到访蜀州泗安寺。泗安寺在蜀州东门安阜乡,安阜唐宋时称泗安,今尚有泗安村,平畴风光十分旖旎,唐时这里是连接成都与蜀州的通衢大道。诗人登上寺内钟楼,遥望蜀州城廓,西山上皑皑白雪,晚霞在雉堞上即将隐退。城外的原野上、竹林边,暮霭像青翠的浮烟搭起烟桥;楼下僧人敲响铜钟,声音像涟漪泛开,更显出田野的寂静。面对此景,诗人想起刚刚离别的裴迪,又写诗《暮登泗安寺钟楼寄裴十迪》寄友:

  暮登高楼对雪峰,僧来不语自鸣钟。

  孤城返照红将敛,近寺浮烟翠且重。

  多病独愁常阒寂,故人相见未从容。

  知君苦思缘诗瘦,太向交游万事慵。

  诗中“多病独愁常阒寂”,“病愁”,一是指身体得病,二是指自己不幸遭遇。只有来自长安的裴迪理解子美苦衷,故言“故人相见未从容”。泗安寺历史悠久,所在地历史上曾设有泗安铺,是蜀州通成都的要道。唐时该寺已非常著名,楼观高耸,田畴风光萃于一寺,曾吸引不少文人雅士游赏,杜甫便是慕名而来。寺亦因子美诗而影响甚大,明末毁于兵燹,雍正时期复建,殿宇齐整、钟磬毕备,为川西大寺。

  杜甫也曾多次游览新津胜景。761年春,杜甫到新津游览了修觉寺,作《游修觉寺》诗以纪:

  野寺江天豁,山扉花竹幽。

  诗应有神助,吾得及春游。

  径石相萦带,川云自去留。

  禅枝宿众鸟,漂转暮归愁。

  修觉寺位于新津县岷江东岸修觉山上。野外江天寥廓,春来花事热烈。幽径怪石盘绕萦回,白云流水自在随意。良辰美景激发了诗人的创作热情,感觉有天神襄助,选择出游时机恰到好处。

  个把月后,新津县令邀请杜甫赴宴,宴席设在北桥楼上,与会颇多地方名流,大家分韵咏诗,杜甫拈得郊字韵,以《题新津北桥楼(得郊字)》记录了当时的盛景:

  望极春城上,开筵近鸟巢。

  白花檐外朵,青柳槛前梢。

  池水观为政,厨烟觉远庖。

  西川供客眼,唯有此江郊。

  通首皆写楼上所见,望极二字,直贯始末。寥寥几笔,将登北桥楼远眺时,看见新津修觉山霎梯百丈,晴烟冉冉,扑朔迷离的景色和赞美新津江郊为西川第一的画面展现在世人眼前。

  时令尚在春季,杜甫再游修觉山,有《后游》一诗:

  寺忆新游处,桥怜再渡时。

  江山如有待,花柳更无私。

  野润烟光薄,沙暄日色迟。

  客愁全为减,舍此复何之。

  诗人看来,这大好的江山风光好像在等待着人们去踏足观赏,美丽动人的花柳也在无私地为人们绽放。蜀中自然人文美景又让他释怀,所以说“客愁全为减”。

  (未完待续)

  下期预告:

  杜甫在温江观看造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