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新闻

其他新闻

在望江楼公园漫游

2019年3月29日第06版

分享到:

  ◎敬 松

  那天早上,我沿着锦江步道由南向北健步上班。行至九眼桥附近,河边步道被栅栏阻隔,里面好像别有洞天。绕行至马路继续北上,在一片茂林修竹中现一门坊,上书“望江楼公园”。原来这儿就是望江楼公园,有空来逛逛。岸柳石栏,波光楼影,翠竹夹道,亭阁相映,恍如陶公之“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望江楼其实是公园里面众多亭台阁楼的泛称,它包括崇丽阁、吟诗楼、濯锦楼、浣笺亭、五云仙馆和泉香榭等。临江高大的崇丽阁是它们的气质担当和形象大使,也是众人所谓的望江楼。

  阁楼亭榭一直是我们华夏文明的文化标识之一,多少达官贵人在此歌舞筵席,迎宾宴客。多少文人骚客在此流杯挥毫,题诗作赋。多少闺中思妇凭栏远眺,千帆过尽,望断天涯路。登楼望江,徜徉竹林,绕廊穿阁,随处都是薛涛女士的影子。薛涛,中唐京都长安人,幼时随父宦寓成都,从小精通诗词音律。父早亡致家贫,为生计入乐伎,诸多官宦达人与之锦瑟交往,终身未嫁,终老于浣花溪碧鸡坊。

  如果说公园里楼阁亭榭中的薛涛还“若隐若现”的话,那么园子内的薛涛井和薛涛纪念馆就“明白无误”了。据史载,薛涛井处明代叫玉女津,因其水质清冽,蜀王府在此汲水造薛涛笺。“薛涛井”三个字为清代成都知府冀应熊所书。薛涛纪念馆是近年所建,以时间轴和壁画的形式介绍薛涛生平事迹。

  我个人对“薛涛笺”充满敬意。据说薛涛笺是以胭脂木浸泡捣拌成浆,加上云母粉,渗入井水,制成粉红色的纸张。纸张风干后有松花纹路,精致漂亮之极,问世即被视为时尚,与“南华经、相如赋、班固文、马迁史、右军帖、少陵诗、达摩画、屈子离骚”并驾齐驱为当世绝艺。

  所谓“薛涛笺”说白了就是一种信签纸,较之当时的普通纸张,有花纹色彩,更小巧精致。在这种笺上行文赋诗,尤其是乐府短诗,显得十分的别致漂亮。感觉就像是满大街的“对襟子”,突然来一个穿旗袍的,与众不同,婀娜多姿。

  望江楼公园给了我们一个怀望古典的精神家园。因薛涛爱竹,又给成都市民留下了一片茂竹修林。望江楼公园开放区是专门为市民改建的以竹为主的休闲景观区,名曰浣笺溪。这条小溪全长300多米,荟萃了国内外200余种竹子,其中不乏珍品。人们在这幽篁如海、清趣无穷的园林中喝茶聊天、跑步锻炼、遛狗遛弯、唱歌跳舞,好不惬意!

  近些年,成都市为打造公园城市,新修了不少公园和湿地,城市里不仅有华丽的高楼大厦,更增添了不少青山绿水。相较于这些新园林,望江楼公园不管是从形态上看,还是从人文上品,如同一包浆的老物件,显得更加的醇厚、悠远、绵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