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新闻

其他新闻

春又江南(组诗)
◎李永才

2019年3月29日第06版

分享到:

  我的桃花源

  

  出走大半生,我已不是花丛少年

  不需要祝福,更不需要粉饰

  对那些无中生有的节日

  充满厌倦。在我的日子里

  没有人群,没有方向

  没有热闹的仪式。我只想成为

  一个逃避现实的人

  我没有梦想,也不想拥有

  所谓的桃花源

  在自己的夕阳下独醉

  唯愿有一杯,怀旧的歌声

  我在其中,可以找到

  一种惆怅的体验

  从此不再有沮丧,不再让思念

  拥挤在回家的路上

  如果有春雨,东风和明月

  我的江南,不亦快哉!

  春江水暖

  

  春风无亲,把一个误入歧途的人

  从寒冷的栅栏,解放出来

  走进人间的花园

  寂寥而清新的花朵,大团小团地开

  我听不见一句鸟语。或许

  雨打杏花,就是夜半的鸟声

  请告诉我,春江之水

  是平静的,还是温暖的?

  

  春光嘹亮啊。而春雨缠绵。

  江南草长,一片嫩绿的想象

  说长出来,就能听到

  嘎吱吱的声响。

  仿佛一列春天的快车,从北方过来

  很远,很远的节奏

  是一场春雨,柔软的部分

  仪式盛大啊。春天的节日

  除了南来北往的问候

  还能说些什么

  路途辽远,群山陡峭

  总有一趟列车,赶不到春天的门口

  就在站台想念吧

  或者,在落日的眉头仰望

  一些花朵被春天虚度

  恰如故乡荒芜的脚步,相继走入

  我们彼此的内心

  春又江南

  

  在采茶姑娘的头巾上

  飘浮着一种,轻盈如蝴蝶的脾气

  小日子一样的炊烟

  在春天的肩头上袅袅

  一曲民谣,翻过几道山冈

  在花香四溢的田坎上

  迈着拾不起的碎步

  水灵灵的风,从江岸一边

  吹来糖果一样的味道

  其实,你不必责怪

  江南的早春,太过小资

  被造化打磨的水乡,就是这样

  每一种格调,都可以裁剪

  舒适得体的款式:

  阳光明媚时,让一篮忧伤

  挎在少妇的臂腕上

  细雨缠绵时,让三月的鸟舌

  以某种抽象的形式

  在杏花春雨里,美而不妖

  孵化园随笔

  

  躺在樱花树下的

  那一片水域,像一件古旧的

  灰如鸟语的衣衫

  被阳光之浪,濯洗得

  越来越单薄

  我喜欢独坐湖边,抖一抖

  手上的风

  从湖水的倒影里

  捞起一片故园的残红

  在羞涩的水面,我闲看白云

  欧鸟和千秋雪

  

  几个女孩走过来

  不必相问,去年的长椅

  能否重新坐回

  这一个春天。美人的指尖上

  多少红雨烟波

  被春风梳落

  人间的事,看久了

  一切花里胡哨的东西

  都不足为念

  唯有这个下午的安详

  可以入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