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新闻

其他新闻

老成都供水管网不普及 很长一段时间还是需要有人挑水
○冯 晖

2019年3月29日第08版

分享到:

  挑水的少年 李思聪收藏并授权使用

  1974年前,李思聪和爷爷奶奶一直住在东珠市街88号。此后,他回到南门武侯祠大街四川省交通厅勘测设计院宿舍,和自己的父母一起住,他还记得当时交通厅勘测设计院宿舍的门牌号是樊家埝4号。

  李思聪仔细回忆,画了张东珠市街一带的街道地图。东珠市街北侧有观音阁街,观音阁街和东珠市街交会处的街角位置有一个自来水桩,有一位老大爷在这里常年收费卖水,一挑水两桶,一共只要5厘钱。东珠市街88号在水桩西边不远处,挑水比较方便。观音阁街往南,斜对面就是卫民巷,卫民巷再往南走,就是新开寺街了。新开寺街往东是正通顺街,街南有个小学,李思聪就是在这所小学读的书。

  刚开始时,他年龄还比较小,是和哥哥一起抬水。具体讲,就是一根扁担上挂一桶水,他和哥哥一人一头,慢慢抬水回家。后来虽然到南门和父母同住,但每个周日都要回到这里,继续帮爷爷奶奶挑水。长大一点后,他就和哥哥各自挑水,一次挑两桶水,一口气要挑5挑水,也就是说要挑够10桶水才能装满爷爷奶奶家的大水缸。照片是1978年拍摄的,李思聪已经在城南浆洗街小学读初一了,那时的成都,许多小学都有初一年级,浆洗街小学不在浆洗街,而是在肥猪市街。

  东珠市街88号是一个三重院落的四合院,过去是一个川军军官的公馆。李思聪的爷爷奶奶住在中间院子的东厢房,走廊上有两辆自行车,看上去像是凤凰牌。背后是一扇关闭的对开木门,过去是连接前院的过厅侧门,被隔成了住房,过厅一共隔出了三间住房,住了三户人家。木门边只留下一个狭长的通道,供中院和后院的住户进出,李思聪就是穿过这个通道进入院里的。他的头顶是晾晒的衣裤,右侧是树枝和竹条围成的小花园。他面带微笑,看上去非常快乐,担水的动作看上去轻松自如,木桶一前一后,后面的水桶被身体挡住,看不太清楚。手握住铁挂钩,这样可以在行进中控制水桶的晃动,尽量不让桶内的水浪出来。

  老成都的水被分为“三教九流”。在没有自来水的年代,最佳的饮用水是从河心挑来的岷江大河水;做泡菜最好用冬天的雪水,这听起来有点像是《红楼梦》里面的场景;熬中药也非常讲究,要用天花水,也就是雨水;就是居住在金河边的居民,他们饮水也是请人从南河去挑。成都有一种职业为挑水,挑水不同于卖水,他收的只是脚钱,非常便宜,因水是河中的,分文不收,所以每担收取多少,只是根据离挑水处的远近而定。在清末成都,上千个挑水夫每天从河里挑水,四百多个挑水夫从两千五百多口水井中取水,把饮用水送到人们家中。后来,成都有了自来水,但早期供水管网并没有普及到家家户户,很长一段时间,居民还是要有人挑水。随着专业挑水工渐渐消失,挑水的任务只有各家各户自己承担了。

  • 上一篇
  • 老成都供水管网不普及 很长一段时间还是需要有人挑水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