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新闻

其他新闻

逆光

2019年3月29日第06版

分享到:

  ◎胡 马

  

  远处,白鹭和海鸥竞相啄食

  波光洗礼的城。这兑现的午后

  阳光是翅膀下唯一的货币。

  湿气女神被河堤捉住天空就完了,

  忍冬纹梦见他们在逆光中行走。

  一场意外却以死亡的铅液

  烫伤了德鲁伊女祭司的喉咙。

  难过的小天使,接近人类的脸部

  在她膝盖上竖起白色栅栏,

  虹膜上,薄雾藏着往日的低吠。

  这无法描述的永逝的哀伤,

  足以让风电机的巨臂放弃摇摆。

  但最先放弃的是他们,指着

  在倒影中拔节的金字塔形建筑,

  他对他们说:“我曾试图

  把这座城市命名为鸟语城。”

  但浮岛承受的阻力超出了预期。

  那些来自西伯利亚的大鸟

  飞行是它们的宿命,但鸣唱不是。

  疑惑足以让越橘心生幻灭。

  沦为浮雕的诸神,被囚禁的诸神

  在逆光中装饰着人类的步伐。

  这是冬天,另一个他突然想起

  或许该给妻子立一份遗嘱,

  像年轻时写情书,只不过更短

  不需要一朵玫瑰作为黎明的信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