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新闻

其他新闻

印记

2019年3月29日第06版

分享到:

  ◎王华梅

  我走过泥路时,

  双脚总忍不住暗暗用力。

  我拇指蘸着印泥时,

  逢人就渴望压出一个个鲜红的“印章”。

  我行走在春天里,

  习惯性将春雷惊落的花

  收在写着我名字的信封里。

  唯独对你,

  我才将自己的印记

  拾掇得干干净净。

  一旦你发现空白

  我就偷笑

  你那一刻的惊慌失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