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新闻

其他新闻

六十年前的一张老照片:见证成都体育医院诞生
○张先篪

2019年3月29日第08版

分享到:

  体育医院诞生时的合影照

  张先篪收藏并授权使用

  一天,一位学生偶然传来一张拍摄于1958年的照片。照片上,竹篱笆围成的院子里,一排砖瓦房。简陋如川西坝子的院门上,悬挂着一块匾额:成都体育学院附属体育医院。门前站立的人物,右起第三位的中年人是成都体育医院的创始人、著名骨科医师郑怀贤先生。郑老身旁着浅色上衣的年轻人,正是年方20岁的我。

  郑怀贤是当年成都四大骨科名医之一。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成都,骨科界公认的四大名医是:后来去北京发展的杜子明、在光华街开骨科诊所的郑怀贤、东门大桥骨科医院的创始人梁天鹏、红星街中医医院的创始人罗氏三兄弟。郑怀贤的武术和骨科,是当年成都体育学院的两块金字招牌!早在1936年,郑怀贤就随中国代表队参加过柏林的第十届奥运会,现场表演中国传统武术“飞叉”并获得殊荣。1953年,西南军区运动会,当时有人推荐郑怀贤老师参加武术比赛的同时,为运动会提供医疗服务。最终,由于他武艺高强、医术精湛,赢得各方好评。1957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体委主任的贺龙提出:成都体育学院要办一所体育医院。于是,成都体育学院校医室扩大,开办了骨科训练班。时任全国武术协会副主席的郑老师担起了筹建体育医院的重担。刚建成的体育医院就在体育学院里面,位置是如今成都体育学院进校门后右边的篮球场和田径场一带。当年,体育医院的牌子一打出去,由于郑老师名望高,全国各地的病人都来了。每天门诊接诊四五十位,住院部还有三十位住院病人。开办医院的同时,骨科班也办了起来,郑怀贤夫妇主讲。来自全国20多个省的50多名具有一定骨科基础的学员在此学习,学制一年或者两年。各个省都派有学员来这个学习班学习,两年或者一年。骨科班后来成了成都体育学院的运动医学系和现在的运动医学院。拍这张照片时,我已追随郑怀贤老师学习骨科。

  我能有幸师从郑怀贤,也有一段机缘巧合的故事。我老家在资中,1955年,恰逢成都体育学院要招收一批学科成绩较好的学生,我在报名截止的当天赶到成都。当时凑不够来成都的路费,差几角钱,我把家里一张烂椅子卖了,才买了到成都的火车票。那是冬天,一个同学送我到车站,火车都启动了,同学脱下棉衣,隔着车窗,执意塞给了我。到成都体育学院后,我一如既往地认真学习,没有草稿纸,就用树枝在沙土上演算,再把结果抄到作业本上。就这样,获得了甲等助学金。夏天炎热,我就泡在河沟改造的游泳池里,铃声响起,湿着衣服就去上课。由此,得了风湿病,不能竞技训练了。为我治疗风湿的正是郑怀贤。我开始协助郑怀贤工作并开始向郑老师学习骨科,他对我的培养,特别不遗余力,毫无保留。郑老师常说,病人没有贵贱之分,只有病情的轻重,所以要把病员当做亲人和老师对待。这后来也成了我的座右铭,我也这样教给我的学生。郑怀贤是一位无私的医生,学习的同时,我开始记录整理郑老师的医术。郑老师手把手地教我骨科治疗的指法,在我身上做一遍,再让我在他身上做一遍。总结好了写出来,念给他听,反复修改后定稿。后来,在郑怀贤出版的《伤科学讲义》一书中,我完成了《正骨手法》这一章的内容。郑怀贤先生于1981年去世,如今,成都体育医院门诊大厅正中,矗立着他的一尊塑像以示纪念。

  • 上一篇
  • 六十年前的一张老照片:见证成都体育医院诞生